留白

现在我终于意识到了喻文州给我的看似寻常,却始终哪里有点异样的感觉。所以,脱离喻文州角色本身,他的人格有更高而广泛的吸引力。

每天都想删除账号:

如果不敢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回复夏殇姑娘对《Shwarzer Regen》的文评


BGM:《明日の景色》by Kalafina

流量环境勿点。用心感受


《Shwarzer Regen》原文地址:http://trancing-pulse.lofter.com/post/4279b6_259eeb9

《Shwarzer Regen》文评地址:http://yunyingtu.lofter.com/post/2d8ace_a8bdcd7






同样是文前碎碎念(建议跳过)

其实我两年前就知道夏殇姑娘这个人了。

某个匿名版的全职聊天楼里有人提起她的《与你一生》。那个时候Lof上的全职文热度还没有现在这么惊人,叶喻也没有扛鼎之作(当然现在也没有),这篇文在楼里引起一定的话题度和好评。我也慕名去看了,转身还掉进姑娘挖的新坑。

《与你一生》发表于2014年3月,《Shwarzer Regen》开篇于2014年1月。无论从哪边计算,都免不了“一晃两年过去啦”这样的喟叹。其实谁也没有刻意等两年然后去做什么,而是时候到了,事情就自然而然变成那样了。这也是我两年里收到的最长、最具体、最切到要点的关于SR的感受和评论。这份天降的回音迟不迟,不由我说了算w

看原po里SR大纲/评析/观感有种在曾经看杀网时看到了那篇评幸村的《黑白之界》的感觉(大概是一种剖开自己的内心深入解读不怕被掐的精神)所以借这个机会也充满私货地谈一下对于某些人物的看法。


 既然作品本身已经那样了——刷匿名版的人知道“那样”是怎样,不刷的人就……不需要知道了——这篇回应也充满大面积、深层次私货地谈一谈吧^__^

不过我还是要说下。既然是剖开内心深入解读,我本人性格中的一部分毫无疑问会暴露出来。这是相当危险的行为但是没有办法,进了浴室你总得脱衣服,穿着衣服洗澡这我做不到。

我很清楚自己是怎么去想喻文州、叶修、黄少天等人物,我也很清楚某些人是怎么看我对他们三个人的理解和塑造的,我很清楚我的自我评判哪些是被匿版言论洗脑过的,同时我还很清楚夏殇姑娘和我把内心真实的想法说出来可能招来怎样的讽刺和攻击。大家看的时候可能会觉得这作者精分、怂货、自我质疑,这里提前解释一下。


*


第一遍读评的时候看到喻文州part特别激动,特别激动,犹如遇到失散多年的亲人(让我夸张一下)对喻文州这个人的理解,夏殇姑娘的基本盘和我是一样的,除了个别细节和最终归属CP上有差异分歧,比较重要的部分是一样的。“自我牺牲”这四个字我忍了三年没有明目张胆说出来,突然有一天有人帮我说出口了,那种饺子下锅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喻文州在我心里也有一种微妙的自我牺牲感。沿着原作抠墙皮的话,第一块应该是王杰希,然而在以他为主角的同人小说中这个氛围并不是那么强烈。反倒是看上去什么也没有放弃什么也没有拿出去交换的喻文州,在我笔下的故事里经常博弈、豪赌,用各种看不见也难以称重的东西,去换取更大的利益。

我今天无意细抠原作,去搜寻这个image到底从哪一章哪一节来的,还是“all受粉”的“古典审美”“滤镜”开大了的产物。看得到这篇文字的人随意理解我为什么会这样想。本来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怎么想他。

我在《人格配方》里写过,喻文州对于“不利”的结果,会穷尽一切手段去避免和断绝。《人格》这个故事之所以会发生,就是因为喻文州为了回避黄少天的“死”而把自己放到了一个危险的位置上去承担伤害。同时,对于“想要”的结果,喻文州也会穷尽所有可执行的方法来追求和取得,SR的情节部分就属于这种情况。

无论在什么样的故事里,喻文州都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己方阵营需要什么,自己能够做什么付出什么。当他用常人难以舍弃、难以付出、难以放到天平上来赌的东西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结果,旁人就会觉得他在“牺牲”。

SR中的喻文州很清楚同阵营的人对他的做法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但他自己不认为这是“牺牲”。就像《人格》中的喻文州婉拒叶修的告白后坦然计算对方的心意和感情,拿自己的命去赌王杰希的安危,SR中的喻文州权衡了自己的付出和所得,坦然地抛出自己的个人名誉和肉体忠贞,去搏取他想要的某样东西。旁人看来是“牺牲”,他自己看只是“交换”。

重看夏殇姑娘的文评,感觉我只是把她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笑)

我一直觉得喻文州是个底线很低的人。这绝不是说他无道德、不遵守规则(DND语境),而是说当他认为有必要、有价值的时候,他能够、他愿意妥协退让交换付出的限度,超出了大多数人,他会用常人无法割舍无法放弃的东西去搏他想要的东西。我们之所以觉得他“牺牲”了什么,是因为他把大多数人不会当作博弈筹码的东西分割出来,投进看不见的赌局。输也好赢也好,他都担得起。如果担不起,他不会赌。

他把自己的一切都摆上了谈判桌,他把自己的一切都视为可以被交换掉的东西。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为了那个更大的梦想。

喻文州的“自我牺牲”不同于王杰希,本质上是一种过分通透的自我认知,避免最糟的结果,追求最大利益最大目标,在这个基础上对自我进行“切割”和“称量”。做好最坏的打算,这在喻文州身上不是一句空话。《人格》也好SR也好,喻文州把不应称量之物称量,难以割舍之物切割。放弃一切才能得到一切,我又一次鹦鹉学舌了夏殇姑娘的话。

他知道有人会心疼,但他希望那个人不会因为心疼和不舍而阻止他,希望那个人不会用外界的标准来衡量他的“交换”。

在我心里,这个人唯一的人选,是叶修。



原作里有几个情节让我觉得喻文州很擅长考虑“如果我是XXX,在OOOOO的情况下我会怎么想怎么做”,也就是俗话说的换位思考、设身处地。基于这种设想、预演而做出的引导性或规避性的行为,玄学的说法就是“计算人心”。

忘记是原作第几章,写到兴欣一方某几位选手的临场行动出乎张新杰的预料,导致他的作战计划无法完美执行下去。这个情节给我的印象很深,因为那里兴欣众人做出的反应是符合常理常情的,然而张新杰没有事先把这个考虑进去。正是这个情节触发了我对喻文州/张新杰的异同的理解和思考。我不说我的理解一定是对的,然而这个理解从头到尾贯彻在《Shwarzer Regen》中。正因为张新杰会这样而喻文州会那样,这个故事主线才能够成立。如果他们不是这样的关系,这个故事在逻辑上的基础也就荡然无存。

稍微超出SR来谈,喻文州不仅是一个能够计算人心的人,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富有同理心的人。同理心这个点非常重要,它是我和许多人对全职角色的性格理解的分水岭。

以及我想说,正因为他是个有同理心的人,情感上我不太积极推荐“操纵人心”这种说法。喻文州其人,在我看来侵略性进攻性较低,防御性较高。也就是说他不会那么积极地去“操纵”,这里的“操纵”实质上就是进攻。主观情感上、性格气质上的先攻,和客观策略上、方式方法上的先攻是不同的。

……话是这么说,回头看SR的主线,好像是喻文州先攻(笑死在天花板上)

好吧。我想说的是,喻文州不是那种富于侵略性进攻性的人,而且他不会以计算人心为乐,对自己正确预判他人的行为沾沾自喜。态度问题。

SR里有几个细节显示出喻文州对于大局的把控并非百分之百。说实话,我觉得精确到最细的一根头发不是他的专长,抠细节这个特性在喻文州身上并没有那么强烈。原作给我的印象和我喜欢塑造的方向,应该还是他对大盘局面的掌控和引导能力。然而这种引导又不同于叶修。所以说四大真的很难写。匿名版天天聊夜夜嘲月月撩,持续了三年,大家对四大或者4+2的区分性描绘依然没有取得如同改革开放般的突破性进展。因为这TM太难了(北斗痛难信脸

言归正传。SR的主线情节把其他角色都带进沟里,只有布局者喻文州站在外面旁观。并不是哪一方的智商有多怎样,而是喻文州这一步太走钢索。在不知情的前提下,很难想象他被夺取肉体的忠贞,处于可能有生命危险的位置上,这些看似被动的行为其实另有所图,不仅不被动,反而是一种谋篇布局。只有一个人看透了,那就是王杰希。



说到王杰希,好像又要牵扯到对4+2的区别性理解。这里还是局限于SR这一个故事,谈谈我对他的想法和构思。

我在有关SR的随笔里提过,王杰希曾经选择了喻文州。这种选择相当于,一个优秀聪明的Alpha,选择了一个性别未分化的人,希望他成为自己的Omega。之前的随笔中没有明确说,当年王杰希对喻文州的邀请,约等于求婚。

王杰希不是草率的人。他敢发出这种分量的邀请和承诺,自然对喻文州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与其说了解,不如说理解。尽管我之前没有给出他俩少年时相识相知的经过脉络,还请大家姑且接受这个设定。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前提,如果王杰希不懂得喻文州,那他根本不会试图击破喻文州的防御。王杰希不是鲁莽无谋的人,如果对于阻止喻文州没有一定的把握(尽管这把握并非十成)他是不会介入的。

对,王杰希要阻止的,是喻文州。

设定上王杰希是喻文州唯一的软肋。喻文州深入敌营,卖了一个天大的破绽 倒不如说挖了一个巨大的坑,把张新杰和其他几个人兜进去。他不是没有想过如果对方不按自己的剧本走要怎么办,他也考虑过王杰希识破他的意图的几率,但喻文州确实没有想到王杰希会在还没有完全猜透他的意图的前提下就直接介入进来。

王杰希几乎只是凭着他对喻文州性格的了解,直觉般推断出对方是有意引导张新杰对他作出那样的安排。既然这个局面是喻文州刻意制造出来的,那么顺着他的剧本走一定会达到一个对同盟方不利、对帝国方有利的结果。王杰希没有其他线索可以推测出具体是哪方面的“结果”,他只要知道这个结果对谁有利对谁不利就够了。

其实王杰希介入干预喻文州和张新杰之间的博弈,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情节。“心脏斗法”嘛,我自己就很想看。张新杰跳进喻文州挖的坑,然而他没有带上王杰希。这里面没有情感方面的考虑,只是客观上不合适、越权,官大一级压死人(笑)大家看文的时候可能感觉不到,SR中王杰希是张新杰的上级,张新杰不可能要求他的上级去做一件明显违反伦理的事。

同样地,王杰希也没有正面阻止张新杰的行为。想象一下,如果这故事开局后没多久演变成王杰希合理甚至过度使用他的权力制止张新杰用这种形式挖掘Blue Tear,SR要表达的东西就完全不同了。王杰希本来就不可能直接出手制止张新杰,因为这个方案经过了韩文清的同意,而韩文清和王杰希平级。

这不是什么复杂的权力游戏,其实很简单。

翻一个面继续说。王杰希不单单了解喻文州的行事风格,他也熟知张新杰的脾性。王杰希知道仅凭“我了解喻文州的为人,他这样做一定有目的”是无法说服张新杰停手的。与其这样不如从源头刹车整件事。而这件事的源头不是别人,正是喻文州。

作为一篇all文,这故事里的每一个人都想太多,磨磨唧唧,肉也肉不干脆,违背了all文应该满足的阅读诉求。可是,这个部分才是我想写的。

前面说到喻文州能够计算人心,王杰希也能。不要和我谈关于角色解读的政治正确,原作给我的印象是王杰希同样懂得人心,尽管他的“懂”和叶修、喻文州不太一样。王杰希的介入建立在他察觉到喻文州另有所图,而他干预的方式同样也是豪赌:赌他这个人在喻文州心里仍然有一席之地,赌喻文州不会做出对他王杰希不利的事。这是一种怎样的大(脸)胆(大)

关于王杰希的部分再说就成了剧透,而且上面的内容偏离夏殇姑娘的原评有点远,让我们回到原本的话题。



这确实不是一篇关于爱情或者肉的小说,作为一篇all文它显然不及格。看完夏殇姑娘的文评后我想了一下,恍惚醒悟过来自己作了一个多大的die。

如果说标准格式的all受向文主要描绘不同的角色如何在感情上向同一个人发送箭头以及他们的肉体关系,那么SR中和喻文州有肉体关系的人,泰半并没有向他发送箭头。把被all的角色设为中心点,感情上倾慕他、和他有过肉体关系的角色设为基点,标准all受文的感情线是向心结构,SR的感情线却是离心结构。

SR的感情线是分裂的,喻文州走一边,和他发生肉体关系的人走另一边,后者的感情线和个人经历是各自发散的。我觉得这个结构很有趣,所以我这样写。和他有过肉体关系的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爱上喻文州(保留王杰希这一个特例),他们有自己的苦恼和感情归宿。而他们各自的感情问题(?)才是SR主要想要表现的。

啊,是的。这篇小说主要想要描写的,不是喻文州和叶修、黄少天如何相爱,而是张佳乐、于锋、林敬言、安文逸等人各自的心结。all了谁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all了他的人们自己的故事。

所以才会有夏殇姑娘所说的“这并不是一篇关于爱情的文”。它主要描写的,我作为重点来构思的、各个角色们的各种感情中,爱情并不占大份额。

可是,SR这个文本不主要描写叶修黄少天喻文州的感情,不等于SR所从属的整个故事框架里他们三个人的感情不重要。小说文本只是它所描绘的世界观下的因果链和矛盾冲突的一部分,我写了我想要表现的部分,不代表没有重点表现出来的部分就不重要、不存在。

叶修、黄少天、喻文州的关系和感情,散落于HR和我写的关于SR的随笔杂谈中。由于创作跨度比较长,我对黄少天这个人物的理解经历了一段比较大的变化,由此产生了一个不同于初始构思的新大纲。然而今天我还是照着老大纲来谈,日后继续创作SR也会沿着初始构思的大方向去写。



《Healing Relic》描写了一种非常危险的、过于理想化的、只能存在于小说中的叶喻关系。

作为《Shwarzer Regen》的番外,HR描写叶/黄/喻三个人的学生时代,把SR中不可能详尽描绘的三人的关系性,用我喜欢的方式表现出来。这篇文字写的是叶/黄/喻关系的转折点,也是叶喻关系的开始。

我再申明一遍,下面的观点和想法都是个人理解、“私货”,在全职圈的舆论面上属于政治不正确。认同我观点的人不要到处高调地说,你会被人喷得很惨。不认同的人,如果你留言了我会删。

回头看我写过的各种有喻文州的故事,可以发现一个并不怎么美妙的共性:喻文州总是非常用力地想要活下去,生存下去,走到最后。《定风波》里被人百般折磨依旧吊着一口气,宁可出卖自由寄人篱下也要治好身上的伤,背负着污名,以一种不堪的方式生活下去。《Secret sky》中和张佳乐互相利用而和他发生肉体关系,故意表现出张佳乐不喜欢的样子,想方设法保全周泽楷,即使走出森林也没有从张佳乐身边逃开。《执子之手》中几乎毫无希望,只能没有尊严地活或者选择死,但他选择了坚持下去,和周泽楷一起活下去,他也不甘于只是被拯救,还要自己站起来。《忠诚义务》中经受了莫大的凌辱和精神压迫,喻文州依然没有想过要死。死了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他不能在这里放弃,为了他的祖国也好,为了他的恋人也好。HR也一样:喻文州不想让那件事成为自己的trauma,某个难以回避、一触即发的精神创痛,于是他选择割裂和舍弃自我中的一部分,为了更加积极地活下去。

这是彻头彻尾的私货。无论是“喻文州是个坚韧的人”、“喻文州对于<像个人一样生存下去直到最后>有着强烈的执着”还是“喻文州为了<坚持下去>什么都能做”,这些都是我个人对喻文州的附加理解和塑造。原作中的他并没有明显地表现出这些特点——这段话的意思是,如果你觉得我O了你的C,没问题,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O了你的C

HR的重点在于喻文州试探叶修对他的“懂得”和包容到了一种什么样的地步,以及叶修本人如何感受如何回应这种试探。喻文州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能够做到什么地步。这种对自我的清醒认知和对时局的准确判断是原作给予我的对他这个人的印象,然后极端放大,配合“all受粉”的“古典审美”(by某匿名论坛),在二次创作中表现出的形象。反应到这个故事框架下,无非就是喻文州不想被那件事困住。

他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想要作出的割裂和舍弃是一般人无法接受的。外人怎么看并不重要,他在乎的是至亲怎么看他,能不能理解他。这里说的至亲只是指恋人,也就是叶修和黄少天。

喻文州直接选择了试探叶修,因为他已经预判黄少天不能接受自己的这种改变以及将来可能发生的一些事。如果在这个点叶修拒绝了他,喻文州会和叶修、黄少天疏远关系。之后王杰希向他求婚时他会不会答应这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王杰希不知道这一整件事

——王杰希并不知道HR描写的那件事以及喻文州和叶修之间的重大转折。


和黄少天相比,叶修似乎更有可能接受喻文州的这种割裂和舍弃。这里的喻文州,与其说他想确认叶修有多爱他,不如说叶修有多理解他接受他。比起那些甜蜜的、带着粉红泡泡的言行,喻文州更想要的是叶修对他的理解、尊重、包容和信任,一种直视内心阴暗面的勇气。

喻文州也是人,他的心里也有自私、脆弱、阴暗、不那么光明和美好的部分。当他处于重大转折的当口,喻文州向他看起来最有可能接受自己理解自己的叶修发出信号,提出疑问:你能接受这样的我吗?

SR世界的叶喻关系,正式缔结的关键在于一桩不堪的事件之后,喻文州对于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进而希望有人能够全方位地理解那样的自己,这些认知、分析和期望都是清醒的。然而也正因为他清醒,喻文州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要求叶修做到。付出一切才能得到一切,他向叶修开放了全部的自我,叶修只能选择全盘接受,或者全部拒绝。因为他们谈论、他们互相试探的,不只是两个人的爱情的去向。

就像叶修在HR中作出的回应和承诺,他接受喻文州。他不会移开目光,喻文州的痛苦、退缩、犹疑、踌躇、迷茫,他愿意一起承担和感受。不好意思啊,这就是我流的叶喻。

对于喻文州在SR本篇中的做法,叶修并非完全不知情。他知道,但是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达成喻文州想要的结果。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设定,大家墙头见。

喻文州事前和商谈过关于Blue Tear的使用,以及他们可以用这个黑科技做到哪些事。喻文州给张新杰挖一个坑,他被人all,叶修知道。尽管感情上他不希望走出这一步,但是他提不出足以推翻和替代喻文州的布局的方案。当年叶修接受了被人【】过的喻文州,今天叶修默许了喻文州被人【】这样的展开。啊,这傻逼作者真是太雷了

就像夏殇姑娘说的,共鸣的部分大概还是在于价值观。叶修相信喻文州不会无把握地去做风险这么大的一件事,也不会因为他和其他人发生肉体关系而对他另眼相待。这TM太雷了 比起计较自己的恋人和别人睡了,这种不得不戴绿帽的心塞和尴尬,叶修更在乎一旦喻文州真的用这种形式豪赌,他内心会如何痛苦挣扎,自我嫌恶。

所以说SR真的是一个非常三观不正的故事……




关于黄少天/黄喻,我的观点和感想远远超出SR最后能够表现出的部分。这个主题更适合在另外几个故事的随笔中谈论。期待下一次的自我剖析和深层交流。

这么长一篇文字都看完了,再听一下上面那首歌吧。

来源:守れなかった

评论

热度(29)

  1. 留白每天都想删除账号 转载了此音乐
    现在我终于意识到了喻文州给我的看似寻常,却始终哪里有点异样的感觉。所以,脱离喻文州角色本身,他的人格...
  2. 想消失守れなかった 转载了此音乐  到 每天都想删除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