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

子见南子:

我是从来不看父子/父女文的。


但纯粹是个人喜好问题,我不太喜欢太大的年龄差。


而除此之外,我会看骨科、奴隶、人外、强制。


站在道德的高地上,我并不认为上述我喜欢的题材比我不喜欢的父子/父女高尚多少,所以我不会去批判后者。


我向来是觉得在文学创作领域,只存在“喜欢”和“不喜欢”之分,而没有“正确”和“错误”之别的。


将“我不喜欢这个题材”和“这个题材不应该存在”划等号的行为,纯粹是自我意识旺盛和见识短浅的结果。


如果今天放任我不喜欢的题材被打倒了,那么同样一群人早晚也会来围攻我所喜欢的题材。


等所有这些处在敏感边缘的题材被践踏在地,他们的脚步就一定会向着更内圈进发。


“连SM和419也不可以吗?”


“不可以,因为会误导孩子,对社会产生不良影响嘛。”


没有书籍能够幸免,没有文字绝对安全。


在“正确”的旗帜下点燃篝火,所有的“不正确”都会被焚烧殆尽。


纸的燃点是华氏451度。

评论

热度(289)